服务热线:0571-82677735
OA入口

《萧山日报》:周友春:近水遥山皆有情

    白居易在《草堂记》里谈了园林生活的三个境界:一宿休宁;再宿心恬;三宿后颓然嗒然,不知其然而然。长庆年间出任杭州刺史时,诗人不觉流放之苦,枕一片绿色入眠,听窗外小雨淅淅,与湖光山色相看两不厌。

    园林,成了人与自然独有的默契。

    草长莺飞二月天,拂堤杨柳醉春烟,许是春色太美,上帝只舍得给短短几周,不免让人有伤春的喟叹。

    然而,更有护春的痴心人。周友春对这片绿色痴迷入骨,他倾尽心血为城市织绿衣,只为了让绿荫延伸更广,让春色更盎然。

    采访之前,记者已然听到不少关于周友春的传奇:他成立了杭州园林史上第一家民营园林集团,摘下了全国城市园林绿化企业50强的桂冠,带领公司成长为国家级星火密集区生态园林示范基地、省级第一批农业研发中心、市级农业龙头企业,连续12年被杭州市信用等级委员会评为AAA级信用等级企业和守合同重信用AAA级单位。

    当采访车开到杭州萧山园林集团门口,面对满目美景,记者被眼前的美景所震憾。

    周友春将他的集团大本营——春园做得极精巧,他借了拂柳的青丝,蘸了些溪水的灵动,以鸳  鸯池为砚,巨石为屏,写了一园的春色盎然。这倒极像一个先声夺人的广告,还未见真人的庐山真面目,已为这份独具匠心所倾倒。

    曲径通幽、移步换影,醉在这片绿色中许久,记者缓过神,沿着古色古香的楼梯拾级而上,如循着一条有迹可循的线索,去窥见一场传奇。

 

山水为师

    连廊最早的记录现于汉代枚乘的《七发》:连廊四注,台城层构。

    走进杭州萧山园林集团古典雅致的办公楼,只见一道蜿蜒的仿古雕花连廊系在两座阁楼的腰际,其间搁一张小桌,两把藤椅,案上两杯清茶正热气袅袅,两侧茂林修竹投下斑驳的光影。

    “我们在这里聊可好?”周友春抿了一口绿茶,脸上焕发出满意的神采,“每当工作累了,我就在这里坐会儿,这个视角正好能看到春园全景。北京有颐和园,苏州有拙政园,萧山有我的‘春园’。” 周友春不无风趣地对记者说道。

     一直奔波在高楼大厦间,常常追着西装革履的精英人士快节奏访谈的记者,第一次置身如此清幽的谈话氛围。眼前的周友春透着一种儒雅平和之气,让人恍然觉得遇见遁世高人。宋代林逋在杭州小孤山上守着他的“梅妻鹤子”时,不知是否也是这般心境?

    周友春声音厚重、低缓,让人听着有一种踏实之感。他有一种通达大气的智慧,或许这得益于一路的历程:携草木为佳伴,以山水为良师。

    清贫的岁月,草木是穷人的宝物,叶可果腹、皮可制材、根可入药,遮天的绿色荫蔽了食不果腹的人群。周友春对草木的深情,就在这样的环境下潜滋暗长。他时常在自家房屋前后,田间地头种几棵树,望着小树苗在风中恣意生长,盈盈绿叶里涌动着无限生机,他仿佛可以看见自己茁壮成长的未来。

    草木有本心。周友春的童年,浸润在一种与草木惺惺相惜的氛围里。

    作为家中的长子,15岁那年,周友春就到生产队参加劳动。他的勤快、踏实,给当时生产队社员们留下了深刻印象。的确,“上船会摇橹,下船会挑担”,他样样拿得出手。

1974年,机会第一次敲响了周友春的大门。打听到浙江省林业厅要组织一批人到江西吉安的荒山造林时,他毫不犹豫地报了名。

    此后,周友春一头扎入深山老林,没日没夜地挖坑,给苗木浇水施肥、松土除虫。餐风露宿、风吹雨淋,周友春不辞劳苦、乐在其中。倦极的时候,他只要找个树墩坐下来,看着满目遮天蔽日的树木,自有习习凉风拂去疲惫,这渐渐成长的树苗,一点点地托起他对未来的无限憧憬。

    光阴如梭。不知不觉,周友春如一棵坚实的大树,在江西吉安扎根了十年。十年的如锦岁月,他为原先光秃秃的空山挥洒了一幅翠色欲流、延绵不绝的绿色画卷,“苍松翠竹真佳客,明月清风是故人”, 明朝江南四大才子唐寅诗作里的风雅,被周友春实实在在打造出来,让踏入林间的人乐而忘返。凭着这份用心,他多次赢得了林业部门的嘉奖,也为自己掘到了第一桶金。

    以山林为师,与漫山遍野的草木共呼吸,不知不觉间,原先细软的苗木渐渐覆盖了群山。

    郑板桥在《竹石》里叹道“咬定青山不放松,立根原在破岩中。千磨万击还坚劲,任尔东西南北风”,这既是赞美翠竹之韧,也与周友春的性格不谋而合:咬定一个念头,他就会义不容辞地坚持下去。

    1984年,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大地,第一批敢于“吃螃蟹”的人纷纷在遍地商机中寻求最快捷的致富之路,不少人青睐高投入高收益的建筑业,也有人选择见效快的轻纺业,周友春却坚定不移地选择种苗育苗的营生,收益低、回报慢,他却不以为意。于他而言,见证一株株小苗茁长成长,成为守护这座城市的参天卫士,他觉得很有成就感。

    然而,出师未捷。当时刚刚开放的市场尚不规范,加上信息不畅,许多农民都投身到苗木种植业,导致苗木市场出现十分严重的供过于求。苗贱伤农,有一身育苗技术,却对市场不够了解的周友春,看着市场上甚至出现“龙柏烧狗肉”的场景,如坐针毡。

若不自救,无疑是坐以待毙!

    “名声是一座活动的桥梁,可以使人飞渡深渊。”巴尔扎克的话套用在周友春身上毫不夸张。在他到处寻找销路时,好名声救了他。有些原先还犹豫不决的客户,在得知周友春在江西十年如一日的育苗经历时,定了定心签了单子。

    在周友春的不懈努力下,上海、江西的市场被逐一打开,苗木的销量扶云之上。渐渐地,原来单一的育苗产业变成了育苗、销售双轨并行。

    “等苗木种植、销售产业都成熟后,我们才渐渐走上了多元化的绿化园林之路。”这个跨越,周友春又用了整整十年。他深情地望着春园的一片盎然绿意:“这一路我都是一步步踏踏实实地走来的,虽然漫长,却十分有价值!”

    对于家族毫无商业背景,也没有进过专业商学院深造的周友春而言,每一步探索都是开辟一条新路:有的客户喜欢景观,他就增加景观设计服务;施工时缺乏专业的园林工程施工队,他就从杭州园林设计院等专业院所请来“外援”;园林设计项目日渐壮大后,他就重金聘请同济大学等名校的园林系高材生;出现竞争对手时,他当机立断,走精品化路线,避免产品同质化。

    一晃又是一个十年。2004年,周友春的园林梦终于破茧而出——集育苗、销售、园林景观设计、园林科研中心为一体的杭州萧山园林集团正式成立。

    所谓十年磨一剑,大抵就是这种境界。这把剑倾尽心血磨成,经历漫长岁月的层层淬炼,斜斜刺出,让人无可抵挡。时光从21岁拨到了51岁,昔日鲜衣怒马的少年脱变成了饱经沧桑的壮年。

 

园中窥人

    外师造化,中得心源,中国园林本身是一种哲学。

    与西方园林几何化的空间结构不同,中国园林的美妙在于步随景移、曲径通幽、峰回路转的一点韵味,如美人含羞带怯的一个回眸,琵琶欲语声迟的一点余音。当如沈复所言:“大中见小,小中见大,虚中有实,实中有虚,或深或浅,或藏或露,不仅在周回曲折四字也。”层层草木掩映的,是文人不愿被世俗打扰的心曲。

    谈论起挚爱的园林,周友春的眼神熠熠生辉。对各地的园林风采,从建筑空间延伸到文化、哲学、宗教意义,他都能信手拈来、如数家珍。

    大气莫过于圆明园。雕栏画栋铭记着一个王朝最后的恢弘。如雨果所言,它是“艺术与理想的典范”,带着贵族的骄矜之气,雍容华贵、明艳得让人无法直视。纵然倒坍在铁蹄之下,亦是威仪棣棣。

    精巧如拙政园,山水萦绕、厅榭精美,如初荷亭亭立于水中央,尽显江南婉约妩媚的风情。在园中鼓琴一曲,或邀三两好友举杯邀月,细数流年似水。

    那么周友春的“春园”呢?

    在连廊上俯瞰,只见树影婆娑处,含苞欲放的花朵儿攒动;峰回路转处,有亭翼然;柳暗花明处,闻见流水潺潺;隐约可见鱼儿滑过的倩影。曲折与荫蔽,留下极大的空间给自然演绎,建造者略略施以点睛之笔,就使整幅画面灵动起来。这幅画面在乾隆皇帝的《静明园记》里可见其影:“鹤鹿之游,鸢鱼之乐,加之岩亭溪阁,芳草古木,物有天然之趣,人忘尘世之怀。”

     “这园子真是太精致了。”记者忍不住拍案叫绝。

    “只有反复推敲、精益求精,才能完成最精致的作品。”周友春点了点头,“在我看来,做什么事情都得讲究,把每个环节做好。做事如此,做人也是如此。”

    这应和了王国维的观点:“境非独景物也,喜怒哀乐亦人心中之一境界,故能写真景物、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,否则谓之无境界。”中国园林往往带着浓厚的感情色彩,暗示着建造者的性格。记者虽未看过周友春所有的作品,但目睹一个不大的园子被设计得如此精美细致、别具匠心,不得不暗暗佩服设计者的匠心和严谨。

    一叶落而知秋。循着这条线索,记者不免揣测,当前的成就定然不足以让周友春止步。精益求精,这意味着永不止息的奋斗,攀登更巍峨的高峰。

    果然,周友春已经在酝酿下一个计划。

    “鄱阳湖的生态环境正在迅速恶化,水土流失、水位降低、荒草遍地,都会使人们的生活环境越来越恶劣。”身为杭州市政协委员,周友春始终挑着一副“以天下为己任”重担。

    对于江西,周友春有一种特别的感情。年轻时熬过了多少苦不堪言的日夜,才造出了满山的绿色,又怎么允许轻易被毁损?“鄱阳湖这块地得好好利用,不能这么糟蹋了啊!”随着这幅蓝图的展开,一片占地3000亩的“鄱阳湖生态产业园”正在拔地而起,这场预计10年左右才能竣工的浩大工程,将还鄱阳湖碧水蓝天、花繁叶茂、白鹭纷飞,把湖区打造成南昌市美轮美奂的后花园。

 

百年树人

    时过境迁,周友春当年种下的小苗,如今已亭亭如盖;当年在树下自由奔跑的少年,如今巍然如材,扛起千钧重任,为世人遮风挡雨。

    正如这漫山遍野的树木,熬过了无数个寒冬酷暑,才有今日的郁郁葱葱。园林行业熬过了漫漫光阴的起步和发展,如今是国家重点扶持的朝阳产业。岁月在周友春的额上刻下了细细的纹路,也沉淀下他的从容豁达:“幸运的是我身体不错,我再争取工作十年,为乡亲们多做点事情。”

    如今的周友春不会单枪匹马而上,紧随他身后的是他精心招募而来的千军万马。

    “在春园里上班,环境还不错吧?”见记者连连点头,周友春笑着说,“我首先强调是‘快乐’工作。给员工们创造最好的工作环境。只有员工们满怀愉悦上班,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的潜力。”在周友春的倡导下,员工们的福利很快提上来了:增加工资、免费用餐……一点点的温暖不仅沁人心肺,更让员工产生了一种强烈的认同感和归属感。

    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。种树与育人有着异曲同工之妙,都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心血。年轻时周友春种了遮天蔽日的树林,如今他用更多的精力关注员工发展和团队打造。

    为了完善公司的“大脑”,周友春投入大量经费,与深圳中旭教育集团合作,出台一系列人才培训计划,实行阶梯式培养。凡是通过专业培训获得中级资质的技术人员,公司不但给报销全部培训费用,还给予更多的奖励。通过公司出资培训或者自己努力获得的各种资质证件,公司都给予晋升工资和额外奖励的优待。

    在公司上下一致的努力下,杭州萧山园林集团已经拥有城市园林一级、市政二级、仿古三级等专业资质,产值平稳快速增长,利润连年攀升。

    周友春是一个天生的匠人,似乎哪里都是他耕耘的土地。他开垦荒山,将其一身枯槁的黄衣换了翠色欲滴的青衫;他栽培新人,将缺乏经验的年轻人栽培成园林设计的好手;他更愿意将爱遍撒更广的土地,让贫寒之地,焕发新生。

    尽管早就走出了幼时饥寒交迫、食不果腹的窘迫年代,那段记忆仍深深刻在周友春的脑子里,他乐于分享。看到需要帮助的人,他常常忍不住慷慨解囊,伸出援助之手。

    周友春是这样一个企业家,历经半世沧桑,初看时觉有平和中透着一丝威严,细细道来,嘴角的弧度会越来越柔和。若再深入内心,会发现这是一个心细如发、真诚厚重的人。他与3个社会困难户、残疾人结对,每年给予亲切慰问和帮助;他关注贫困大学生的就业问题,每逢毕业季都会引进一些贫困大学生;他的目光从未离开单位的困难职工,一有员工遇到什么难处,都会适时地前往慰问,伸出援助之手。

    2010年,周友春被推荐为萧山区慈善总会副会长,这个名至实归的荣誉,让无数受过他帮助的人由衷地露出了笑颜。

    岁月一页页翻过去,从2004年杭州萧山园林集团成型,如今又翻过了一个十年。他靠在栏杆上眺望春园之景,脸上浮现一抹宁静淡然的笑,让记者想起了“等闲识得东风面,万紫千红总是春”的诗句。

 

    仁者乐山,智者乐水。园林,构成了一种独特的生活体验:身居大都市,心似归田园。辞去一天的繁忙之后,还能行走在一幅“立体的画”中,读一首“无声的诗”,拂去心上的尘埃。

    想起辛弃疾的吟咏“我见青山多妩媚,料青山见我应如是”,记者以为,周友春衬得上这首诗,他自是深爱,年复一年在绿色间找寻生命的真谛。

    沧浪亭的石柱上有这么一副联:清风明月本无价,近水遥山皆有情。这副联引得极妙,上联取自于欧阳修的《沧浪亭》,下联取自于苏舜钦的《过苏州》,一唱一和,宁静的山水顿时显得含情脉脉。可想来又恰是如此,一草一木,周友春都倾尽心血,难怪大自然愿添几缕清风催他扬帆启程,再剪一程好山好水相赠。(作者:马晓才 林慧)